电脑版

迦南智能应收账款高拖欠供应商 屡遭国网暂停中标资格

时间:2020-07-16 06:49    来源:新浪

原标题:迦南智能应收账款高拖欠供应商 屡遭国网暂停中标资格

中国经济网

编者按:创业板上市委2020年第4次审议会议将于7月17日召开,将审议宁波迦南智能电气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迦南智能)的首发申请。 

迦南智能曾在2016年12月与中天国富证券签订了上市辅导协议,2018年2月12日双方宣布终止辅导协议。同年2月22日,东莞证券与迦南智能签订了辅导协议,并担任了此次冲刺上市的保荐机构。 

本次发行,迦南智能拟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3334万股,不低于发行后总股本的25%,拟募集资金约2.71亿元,其中2.20亿元用于年产350万台智能电能表及信息采集终端建设项目,3098.01万元用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20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迦南智能主营业务为智能电表、用电信息采集终端及电能计量箱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章国耀及其子章恩友通过100%控股公司慈溪市耀创电子科技有限公司间接控制迦南智能50%的股权,章国耀又通过鼎耀合伙间接控制迦南智能25%股权,章国耀及章恩友间接控制迦南智能共计75%股权。 

迦南智能是一家典型的家族式企业,公司的员工持股平台鼎耀合伙以及东恩合伙,合伙人中包括章国耀配偶的姐姐、姐夫,配偶哥哥的女儿女婿、配偶的弟弟等,另外章国耀妹妹的女婿李楠,为公司董秘、财务总监。 

2016年至2019年,迦南智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58亿元、3.21亿元、4.36亿元和4.9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977.42万元、2940.16万元、5561.76万元和7415.04万元。 

上述同期,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2.50亿元、3.23亿元、3.76亿元和5.19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253.59万元、6907.13万元、7939.94万元和8987.39万元。 

公司2020年1-3月营业收入为5346.95万元,同比上升2.83%;净利润为1136.96万元,同比上升93.65%;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为1098.69万元,同比升上88.94%。 

2016年至2019年,迦南智能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6.01%、24.56%、26.44%和28.02%,同行可比公司毛利率的平均值为31.53%、28.42%、28.24%和31.03%,连续四年不及同行。 

而公司的主要产品单相智能电表、三相智能电表、用电信息采集终端,2019年三类产品的市场占有率仅有2.29%、3.14%、2.30%。其中单相智能电表和用电信息采集终端在2019年产量均有所下降。 

2016年至2019年,迦南智能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为3.49%、3.30%、3.59%、3.97%;而同行可比公司均值分别为5.38%、5.22%、5.81%、6.30%,迦南智能研发投入不及行业平均水平。特别是2019年作为高新技术企业的迦南智能,硕士仅6人,大专以上学历人员占比约33.14%,勉强达到《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管理办法》中“大专以上学历的科技人员占企业当年职工总数的30%以上”的及格线。 

2016年至2019年,迦南智能的资产负债率分别达到48.71%、54.71%、59.66%和54.56%,四年内增加近6个百分点。 

同期公司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49亿元、1.95亿元、2.61亿元和2.41亿元,占公司营收比例分别为58.12%、60.72%、59.94%和48.65%,对应收账款计提的坏账准备分别为959.84万元、1448.93万元、1789.17万元和1781.30万元。 

随着资产负债率、应收账款升高,迦南智能选择拖延支付给供应商的货款来缓解压力。2016年至2019年,公司应付账款及应付票据主要为应付原材料采购款和机器设备采购款,分别为1.25亿元、1.83亿元、2.80亿元和3.23亿元,分别占公司当期流动负债的92.23%、88.10%、90.30%和95.59%。 

公司对供应商的选择标准也令人疑惑。2016年和2017年,东软载波(300183.SZ)、友讯达(300514.SZ)、鼎信通讯(603421.SH)等上市公司是公司的主要供应商。但2018年开始杭州闽达电子有限公司、杭州驭电微电子有限公司成为供应商,这两家公司2018年登记缴纳社保人数分别是0人和19人。 

另外,根据国家电网公司电子商务平台2019年5月发布了《福建公司未解除限制供应商名单201905》披露,迦南智能在2018年8月27日—2018年12月26日、2019年3月29日—2019年9月28日因供应泉州地区的电能计量箱经抽检发现简支梁缺口冲击强度不合格,而被两次暂停电能计量箱中标资格。 

处理意见还显示,因产品不合格,将对迦南智能2019年3月29日-2020年3月28日在国网福建省电力有限公司实施招标的配网设备协议库存电能计量箱标包中暂停中标资格。 

2016年至2019年,迦南智能来自前五大客户的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分别为72.11%、75.60%、76.23%、56.61%;而同行可比公司的均值分别为38.61%、27.25%、28.23%、30.06%,迦南智能客户集中程度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值得关注的是,迦南智能的董秘、财务总监李楠,目前还兼职公司独立董事丁爱娥任职的宁波永敬会计师事务所。环球网报道称,如果不在会计师事务所执业,其注册会计师证书应该依法注销或吊销,李楠违规任职,并且丁爱娥的独董独立性已经大大缺失。 

招股书披露,迦南智能曾出现违规融资。2016年1至3月,迦南智能与子公司宁波中锐存在开具无真实交易背景的银行承兑汇票进行融资的情形,总金额共计755万元。 

在分红方面,迦南智能仅在2018年进行现金分红1000.20万元。 

智能电表企业冲刺上市 家族色彩浓厚 

迦南智能的前身为慈溪市迦南电子有限公司(简称迦南有限),于1999年1月成立,2016年11月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为智能电表、用电信息采集终端及电能计量箱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公司控股股东为慈溪市耀创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耀创电子),实际控制人为章国耀及其儿子章恩友,均为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 

章国耀及章恩友通过控股公司耀创电子间接控制迦南智能50%股权,章国耀又通过鼎耀合伙间接控制迦南智能25%股权,章国耀及章恩友间接控制迦南智能共计75%股权。章国耀任公司董事长,章恩友任公司董事、总经理。 

其中耀创电子为实际控制人持股平台,鼎耀合伙是章国耀持有60.47%份额的员工持股平台。 

在鼎耀合伙的合伙人中,包括胡如祥、陈定贤、李楠等。其中胡如祥为章国耀配偶的姐夫,陈定贤为章国耀配偶的哥哥的女婿,李楠为章国耀妹妹的女婿。招股书披露,胡如祥职位为鼎耀合伙员工,陈定贤为原始股东,李楠则担任公司董秘、财务总监。 

此外迦南智能持股5%以上的股东还包括东恩合伙,其合伙人包括周小玲、周月芬、周森月、何利荣等。其中周小玲持股8%,为章国耀配偶的哥哥的女儿;周月芬持股2%,为章国耀配偶的姐姐;周森月持股1%,为章国耀配偶的弟弟;何利荣持股1%,为章国耀配偶的哥哥的女婿。 

营收净利增长平稳 

2016年至2019年,迦南智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58亿元、3.21亿元、4.36亿元和4.9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977.42万元、2940.16万元、5561.76万元和7415.04万元。 

上述同期,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2.50亿元、3.23亿元、3.76亿元和5.19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253.59万元、6907.13万元、7939.94万元和8987.39万元。 

公司2020年1-3月营业收入为5346.95万元,同比上升2.83%;净利润为1136.96万元,同比上升93.65%;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为1098.69万元,同比升上88.94%。 

主营业务毛利率连续四年低于同行 

2016年至2019年,迦南智能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6.01%、24.56%、26.44%和28.02%,同行可比公司毛利率的平均值为31.53%、28.42%、28.24%和31.03%。 

对于毛利率低于同行的原因,迦南智能称同行可比上市公司更具规模优势,在原材料采购、生产自动化程度等方面更具优势,公司在原材料的议价能力方面偏弱。 

产品市场份额仅有3%

公司的主要产品——单相智能电表、三相智能电表、用电信息采集终端,其市场份额均较低。 

在2016年至2019年,在单相智能电表领域,公司市场排名由36名上升至9名,市场占有率由1.44%增长至2.29%;在三相智能电表领域,公司市场排名由29名上升至14名,市场占有率由1.6%增长至3.14%;在用电信息采集终端领域,公司市场排名由28名上升至22名,市场占有率由1.76%增长至2.30%。 

研发投入不足 人才储备欠缺

2016年至2019年,迦南智能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为3.49%、3.30%、3.59%、3.97%;而同行可比公司均值分别为5.38%、5.22%、5.81%、6.30%,迦南智能研发投入不及行业平均水平。研发上的投入不足,很可能导致该公司的产品获取溢价的能力相较同行可比公司的产品较弱。 

而迦南智能的创始人兼董事长章国耀为高中学历,1977年曾就职于慈溪市油泵厂,任技术员;1985年1月任慈溪市石英钟机芯厂技术厂长,1999年开始创办迦南有限。在此之前未有电力电表行业的相关经验。章恩友是本科学历,高级经济师,自2006年9月起一直迦南有限任职,同样非技术出身。 

说明书也显示,2019年作为高新技术企业的迦南智能,硕士人才仅6人,占比1.70%;大专以上学历人才117人,占比约33.14%,勉强达到《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管理办法》中“大专以上学历的科技人员占企业当年职工总数的30%以上”规定的及格线。

应收账款占营收近半 

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公司营收分别为2.58亿元、3.21亿元、4.36亿元、4.95亿元,但同期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49亿元、1.95亿元、2.61亿元和2.41亿元,占公司营收比例分别为58.12%、60.72%、59.94%和48.65%。

上述同期,公司对应收账款计提的坏账准备分别为959.84万元、1448.93万元、1789.17万元和1781.30万元。 

此外,迦南智能在应收账款坏账计提比例方面较为宽松,账龄在2-3年的应收账款计提30%;3-4年的计提50%;4-5年的计提80%;5年以上计提100%。对比同行公司,科陆电子、林洋能源、三星医疗应收账款账龄在3-4年的就已计提100%。 

资产负债率四年增近6个百分点

2016年至2019年,迦南智能的资产负债率分别达到48.71%、54.71%、59.66%和54.56%,四年内增加近6个百分点。流动比率分别为1.80、1.52、1.51和1.68,速动比率分别为1.50、1.32、1.46和1.56。 

上述同期,行业可比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均值为39.45%、38.77%、40.45%和44.30%。流动比率均值为1.85、2.09、2.29和2.15,速动比率为1.66、1.89、2.09和1.95。 

其中2017年末和2018年末,迦南智能的流动比率、速动比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资产负债率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应付账款较高 公司拖欠货款缓解压力 

由于资产负债率上升较快,迦南智能选择拖欠供应商的货款来缓解资金压力。 

2016年至2019年,公司应付账款及应付票据主要为应付原材料采购款和机器设备采购款,分别为1.25亿元、1.83亿元、2.80亿元和3.23亿元,分别占公司当期流动负债的92.23%、88.10%、90.30%和95.59%。 

迦南智能表示,公司正处于快速发展时期,经营规模迅速扩大,原材料采购规模相应扩大,导致应付账款金额较高。应付账款较高,虽然一定程度上显示了其对上游厂商的议价能力,但若扩张速度过快,风险或也随之而来。 

供应商从A股上市公司变小企业

公司对供应商的选择标准,从A股上市公司变成缴纳社保0人的企业。 

2016年和2017年,东软载波(300183.SZ)分别位列公司第二、第四大供应商,另外友讯达(300514.SZ)、鼎信通讯(603421.SH)等上市公司也是公司的主要供应商。 

其中在2018年,公司前五大供应商中已经没有上述公司,同年第三大供应商杭州闽达电子有限公司、第四大供应商杭州驭电微电子有限公司,迦南智能当期对其采购金额分别为1005.94万元、817.58万元。 

但据财经网报道,闽达电子注册资本为351万元。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2018年该公司登记缴纳社保人数为0人。而同期公司第四大客户杭州驭电微电子有限公司,登记缴纳社保人数也只有19人。

客户集中度远超同行 

从迦南智能的销售模式看,主要分为招投标及商务谈判模式。其中,招投标的销售模式主要为参与国家电网、南方电网及其下属网省公司的招投标,2016年至2019年实现的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分别为95.03%、94.47%、98.25%和98.32%。可见公司的收入越来越依赖于国家电网、南方电网。 

相较同行可比公司,2016年至2019年,迦南智能来自前五大客户的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分别为72.11%、75.60%、76.23%、56.61%;而同行可比公司的均值分别为38.61%、27.25%、28.23%、30.06%,迦南智能客户集中程度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迦南智能称,如果智能电网投资规模下降,不排除国家电网、南方电网的招标量缩减从而对公司销售收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公司业绩增速可能下滑甚至出现业绩下降情况。 

主要产品2019年产量下滑

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9年,公司单相智能表的产量分别为105.52万只、132.05万只、192.54万只和179.72万只;三相智能电表的产量分别为13.55万只、11.76万只、14.20万只和28.26万只;用电信息采集终端的产量分别为7.27万只、17.13万只、20.37万只和19.79万只。 

其中,单相智能表和用电信息采集终端的产量在2019年均出现下滑。

曾因产品缺陷被暂停中标资格 

2019年5月,国家电网公司电子商务平台发布了《福建公司未解除限制供应商名单201905》。 

其中,迦南智能2018年8月27日-2018年12月26日、2019年3月29日-2019年9月28日因质量问题被暂停电能计量箱中标资格。该通报称,迦南智能供应泉州地区的电能计量箱经抽检发现简支梁缺口冲击强度不合格。 

公告中披露处理意见,将对迦南智能2019年3月29日-2020年3月28日在国网福建省电力有限公司实施招标的配网设备协议库存电能计量箱标包中暂停中标资格。在此期间没有相应物资类别招标的,处理时间将顺延至下一批相应物资类别招标结束。 

董秘兼职独董任职的会计事务所

据环球网报道,迦南智能的董事会秘书目前还兼职独董任职的会计师事务所,董秘及独董任职均存争议。 

招股书显示,李楠2017年3月至今任迦南智能董事会秘书、财务总监。而在此之前,李楠2012年3月至2017年2月就职于宁波永敬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任审计部副主任。 

然而招股书没有介绍的是,除了担任迦南科技的董事会秘书外,李楠目前仍是宁波永敬会计师事务所的一名注册会计师。而迦南智能的独立董事丁爱娥也来自于宁波永敬会计师事务所,目前担任该事务所验资部主任、高级经理。

宁波永敬会计师事务所的官网介绍,永敬致力于拓展事务所非审计业务,前瞻性地开发行业领先的服务品种,包括:财务总监外包、内部审计外包、能源评估、碳排放审计、转让定价等。 

李楠是否是宁波永敬会计师事务所派出给迦南智能的外包财务总监呢?环球网对此进行了采访,李楠表示本人目前全职在迦南智能工作,但注册会计师证书挂靠在永敬会计师事务所。 

注册会计师一般分为执业会员和非执业会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令第25号——注册会计师注册办法第十九条,如果不在会计师事务所执业,其证书应该依法注销或吊销。李楠违规任职值得关注。 

李楠违规在永敬会计师事务所挂靠,而永敬会计师事务所派出验资部主任丁爱娥担任迦南智能独立董事,这其中是否有利益交换不得而知,但可以明确的是,丁爱娥的独董独立性已经大大缺失。

曾违规融资 

值得一提的是,迦南智能曾违规融资。2016年1至3月,迦南智能与子公司宁波中锐存在开具无真实交易背景的银行承兑汇票进行融资的情形,总金额共计755万元。公司表示,所融入款项全部用于支付供应商的采购款,未作他用。 

迦南智能称,对于上述不规范的票据融资行为,公司开具的票据均在银行授予的授信额度内,且全部用于自身生产经营。同时公司相关到期票据均已及时履行了票据付款义务,不存在逾期票据及欠息情况,未因上述票据融资行为与银行或其他第三方发生纠纷,亦未因过往期间该等不规范使用票据的行为受到过行政处罚。 

另外在2016年1月,迦南智能通过上海戈锐电力科技有限公司以受托支付方式取得一笔银行贷款,金额为103万元。 

公司称,通过受托支付方式取得的银行贷款全部用于正常生产经营,未发生与上述银行贷款相关的纠纷,对于报告期内已到期的银行贷款,公司已按照借款合同约定按时足额归还借款本息,并无骗取贷款的主观恶意。报告期内,公司仅发生一笔以受托支付方式取得的银行贷款,此后,公司未再发生类似的情形。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常福强